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厂甸庙会 - 全文

admin 日本一级韩国一级 2020-02-05 176 0

  A:王伟:在早期纪录驯鹿鄂温克人的影像中,我们可以看到驯鹿鄂温克人狩猎使用的猎枪、野鹿哨和桦树皮船,尽管它们都已尘封在历史中。但透过影像来了解民族文化,直观、准确又具体,能为后人提供非常好的历史记载和学术研究资料。驯鹿鄂温克人在千百年来的生产实践中所形成的狩猎文化、熊文化和萨满教文化等极具独特性,是我国少数民族文化的璀璨瑰宝,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弥足珍贵的民族文化形态已成为濒危文化并逐渐走向消亡。该影像作品的创作希望是对濒危少数民族文化的抢救性记录和保护,能为今后人类学家、历史学家的研究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Q:拍摄完之后,你对驯鹿鄂温克人形成了怎样的理解和印象?

  A:王伟:1949 年新中国成立后,驯鹿鄂温克人受到党和国家的极大关怀,生活状况得到极大改观,逐渐开始了定居的生产生活方式。由于大兴安岭的森林资源在半个多世纪以来遭受了过度的破坏,加之 1989 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驯鹿鄂温克人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狩猎生产活动被限制。2003年,驯鹿鄂温克人开始了生态移民,彻底放下了猎枪,这对他们来说是艰难的改变。由于驯鹿的生存对水质和食物有着极其特殊的要求——需要食用原始森林深处的苔藓和无污染的水源,加之驯鹿鄂温克人对山下现代生活的不适应,直到今天仍有少数驯鹿鄂温克人跟随着部落里的老酋长玛利亚·索留在了山上,选择了原始的游牧生活。有时,他们还要面临盗猎者的威胁,有些驯鹿鄂温克人因为常年饮酒,身体状况也不太好,甚至还有因为醉酒被严寒、河水带走了宝贵生命的个例。

  近半个世纪以来,驯鹿鄂温克人及其传统文化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在消亡。在强大的现代文明面前,驯鹿鄂温克人只能选择顺应历史进程,在与他们的相处中,我能深切地体会到他们的矛盾,既有年轻的后人对现代、未来的拥抱向往又有年长者古老血液中对本民族文化的坚守。所以,正像很多学者一样,我也希望,除了影像,还能找到、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方法来保护我们多彩绚丽的民族文化,保护人类文明。

  王伟表示,影像不仅仅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在达盖尔发明摄影之前,这些消失的文化只能用文字或绘画来记录,很难复原过去的文化现象。当前,通过影像和多种现代媒介形式记录驯鹿鄂温克人独有的文化形态,是对我国少数民族及其濒危文化的抢救性记录少数民族文化传承、保护、传播等诸多领域具有重要而深远的现实意义。他计划将敖鲁古雅使鹿文化这一题材坚持深入做下去,毕竟有太多有价值的民族文化需要记录,而项目本身所承载的远远不够。

  以下为中国最后的驯鹿部落系列  摄影:王伟

  部分生活场景图片:

  专家点评(广东美术馆研究策展部廖沙泥)

  青年艺术家王伟为最后一代血统纯正的驯鹿鄂温克人创作了黑白半身肖像——《中国最后的驯鹿部落》。作品用大画幅照相机拍摄,成像有着宽阔的视域和精确的描写能力,记录正在消失的牧鹿文化的当下面貌,具有浓郁的文献气质。创作者以族群友人的平行视角介入,驯鹿鄂温克人身着民族服装,大多端坐,或直视镜头,或侧身侧目,温和而腼腆;又或挺身站直,交叉肩膀——青年猎人的自信和豪迈呼之欲出。作品以黑白为基调,敏锐地捕捉被摄者细腻的情绪。作品抽离日常生活场景,以干净的幕布为背景,将注意力聚焦于人物本身,透露出对鄂温克人原生文化的现状记录和珍惜。在这34人中,妇女和年长者占大多数。他们大多身着民族服饰夏布长袍,对襟大翻领,衣领、对襟、袖口、下摆有滚镶边;女人们或会头扎俄式方毛巾,系在脑后。

  与此同时,这样的观察构成了一重对视和反观,被拍摄者也表达出一重对观察者介入的再观察。驯鹿鄂温克人,自17世纪从贝加尔湖流域游猎迁徙到额尔古纳河流域,并逐渐定居于大兴安岭的密林之中,至今依然靠狩猎和驯鹿为生。原始的林区生活环境,一定程度使他们的游猎文化得以保存,但随着社会发展和环境变化,越来越多的族人下山,开始了与前人不同的生活方式,逐渐融入现代文明之中;同时,族人中被继承下来的森林知识越来越不能适应新的生活。对牧鹿人来说,对于山下的社会文明,留在山上的人会有自己的思考。这样的思考,流露于照片之上,更像一种交流和探讨。面临越来越少的族人懂得驯鹿鄂温克人自己的语言,山上的人对待生活的理解和态度,已不仅仅关乎于他们生活本身,更是对这支少数民族文明留存和继承的思考。艺术家用镜头记录下牧鹿人现有的生活状态,以人类学的研究方式进行艺术性的审美表达,同时将文化视角投入到少数民族的文化多样性中,达到纪实与审美的平衡。不仅抢救式地纪录和还原了牧鹿民族文化的一面,同时力尽客观地对人物进行宏观的民族心理的摹写。从观察者反观的心理状态中,找寻到我们面对社会变迁中的守望和思考。

  专家点评( 广州美术学院赵兴)

  青年摄影师王伟以纪实手法,通过摄影作品《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敖鲁古雅》表现出鄂温克人朴实单纯而又高贵典雅的肖像,这不仅是鄂温克人的时代肖像,也是濒危的驯鹿鄂温克人文化的珍贵资料。要呈现某种记录,摄影艺术不仅要重质,也要重量,不仅要谋求一种形式上的美感,而且要增加一种时间上的向度。王伟的作品并非一蹴而就,实际上是摄影师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先后九次在不同季节深入驯鹿鄂温克人居住地,将自己融入到部落人的生活中,为仅存的 30 余位纯正血统驯鹿鄂温克人创作时代肖像。在他的作品里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积淀了时间伟力的作品才有时代肖像震撼人心的魅力。

  王伟,媒体人,摄影师,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现工作和生活于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摄影专业硕士,2018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获得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故宫博物院公布2020年展览计划 重磅书画亮相在即

  原标题:秦始皇陵陵西发现大型墓葬 出土珍贵单体金骆驼(图)

  库尔班江·赛买提《我从中国来:海外新疆人》新书读书会在京举行!

  2019年12月28日下午,《我从中国来:海外新疆人》新书读书会暨“我从新疆来”微信公众平台三年周年庆在北京798艺术区顺利举行!

admin
非遗中国:厂甸庙会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