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永春纸织画 - 全文

admin 九九九免费观看视频 2020-02-05 561 0

  首先是展览的展陈方式、互动方式有了突破:中国国家博物馆前所未有的尝试了梵高艺术沉浸式体验,英国国家美术馆努力用岩间圣母带着参观者在一个纯数字展中探索达芬奇创作这幅杰作的过程,上海博物馆的翁氏家族旧藏绘画展用精彩的多媒体手段丰富画里画外的感知,伦敦萨奇美术馆把好莱坞式的氛围直接带进图特卡蒙展厅中,卢浮宫达芬奇特展让观众戴上VR头盔去见“真正的”吉奥康多(蒙娜丽莎)。当然,2019年最激动的互动可能要算荷兰国立博物馆,让观众可以在线全程观看《夜巡》的修复过程。

  再者,2019年很多好展也更加凸显出展览立意。在达芬奇500周年纪念活动的核心“卢浮宫达芬奇作品展”上,策展人另辟蹊径,使得展览不再仅仅是一个对伟大古典绘画大师绘画精品的展现,而是将展品集合上的劣势转化我们前所未见地达芬奇作为观察者和实践者的一生。大英博物馆“特洛伊:神话与现实”特展中策展人抛开传统的特洛伊论述,展厅也不再放置木马,而是分别讲述了帕里斯、海伦、奥德修斯和阿喀琉斯等人物各自演绎下的特洛伊故事,甚而在叙述中颠覆了我们对历史人物的固有认知。

  其次,2019年我们也看到很多将布展逻辑与空间各要素的流动衔接做的极好的展览,比如东京国立的颜真卿,让蜂拥而至的中国观众感慨,展览居然可以如此友好。

  又到年度总结的时候,2019年展览多,好展多,割舍起来也难。按照往年的惯例,我从“展览立意/策展人思路”“布展逻辑线索与空间各要素的流动衔接”“展陈方式/互动方式”“面向专业观众和普通观众的矛盾协调”“参展文物及精品文物数量”五个方面综合挑选出2019年我喜欢的10个在中国举办,或以中国文物为主体的展览。

  1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

  东京国立博物馆,2019.01.16-02.24

  争议声中开幕,颂歌声中落幕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 在年初就定下了2019展览大年的基调。对比保留大唐风华的东京、奈良正仓院特展,以及唐密色彩极浓的东寺特展,颜真卿展更可视为是一个纯粹的中国展览。

  东京国立博物馆继续2013年“书圣王羲之”大展的策展思路,沿着中国书法史主线前行。展览最大的亮点就是颜真卿对王羲之的“超越”,玩了多年的王羲之唐摹,这次存世的唯一没有争论的颜真卿作品,“天下第二行书”《祭姪文稿》真迹参展。

  策展思路干净,展览逻辑主线和支线交融,主线连贯(每个厅一条独立支线),不仅展出名家名迹,更试图呈现书法史的面貌。展厅清爽、舒服,灯光值得国内所有博物馆学习。可以直白的说这就是唐代书法展的样本。

  说文木部残卷作为第一单元的第一件展品出现,非常清晰地表明了有汉字才有书法,因此讲书法要从汉字讲起。进而用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的殷商甲骨文开启了书体进化的秘密,展览给出了一个新的理解中国汉字的方式——中国汉字是在满足易读性、易写性、美观等要素后形成的,且各要素的平衡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因此,正式的书体从篆书进化为隶书,从隶书又进化为楷书。

  因为唐太宗喜爱王羲之的书法,因此虞世南、欧阳询、诸遂良这三位初唐书坛巨头,都在继承王羲之书法的基础上,共同确立了唐代初年楷书的典范形态。展览第二单元用这三人的书法拓本,以及王羲之、王献之的唐摹本和初唐的其他作品,共同勾勒出初唐书法的全景。

  随后,第三单元用27件颜真卿墨迹与碑帖引出主题“唐代书法,颜真卿的活跃”。这个章节强调了对忠义气节,正统价值观的维护,以及对正直豪迈,洒脱奔放的人格魅力的推崇,这在中日文化间都是可以引发高度共鸣的精神内核。张旭、怀素、颜真卿放在一起,不正是想用来说明书写中情感的重要性。

  第四单元三笔三迹展现了日本学习唐代书法的痕迹,尤其是颜真卿对日本的影响。紧接着,第五单元重新评价了安史之乱后开始兴起的“宣泄情感的书风”。这种充满个性的书风被宋代士大夫们继承并进一步发展。颜真卿的书法在唐代并没有受到重视,也没有得到一个正确评价,但到了宋代,以苏轼为首的文人给了他一个全新的评价。当然,第五单元的亮点还在于重新出世的李公麟《五马图》。展览的最后一个单元讲述了宋之后根植于王羲之书法的传统书法和类似颜真卿的富有个性的书法此消彼长的过程。

  这个展览结束时,我在微博写了一句话:愿早日再见到《祭侄文稿》,愿友谊地久天长。

  2

  “根·魂——中华文明物语”展

  湖南省博物馆,2019.05.18-07.18

admin
非遗中国:永春纸织画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