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中国禁播的日本动漫】医生在前线抗疫,“港独”在后方抗议? - 第3页

admin 日本一级韩国一级 2020-05-21 23 0

  高莽曾获得俄罗斯友谊勋章、乌克兰功勋勋章以及普希金奖、高尔基奖、奥斯特洛夫斯基奖等多种奖章。2011年,中国翻译协会授予高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3年11月,他凭借译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安魂曲》,荣获“俄罗斯-新世纪”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年近九旬时又因为翻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一书而进一步为公众所熟知。

  2017年2月,高莽曾在北京东南城的家中接受了《北京晚报》记者的专访。当时他是戴着助听器和眼镜接受采访的,他告诉记者自己一只眼睛已经基本看不见了。高莽家里几个屋子的墙壁前都是书柜,里面除了他的译作、各类字典、俄语书之外,五花八门。高莽说普希金的诗从小就背,背得滚瓜烂熟,现在老了,好多都记不下来了,但高莽依旧随口念出了几句:“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生活低调尽责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网友对15年前提出的问题,至今还有强烈的共鸣?特别是在举国高校都在建设“双一流”的语境下,在一些基础性、原初性的问题上,我们是不是还有不少亟待补课的地方?

  归纳一下,俞老师提及的,一是学风问题,即“我从自己的教学经历中感到,这种局面是从90年代初起逐渐恶化的。我感觉至少有10年了,学生的学习效果在‘稳步地’下降……”学生缺乏主动学习的意愿,经常翘课,体现在考试上,就是大面积的不及格。二是基础课被忽视的问题,即大学生们的主要精力,多放在了TOEFL和GRE考试上了,以致于无暇顾及“正课学习”。

admin
【中国禁播的日本动漫】医生在前线抗疫,“港独”在后方抗议?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